• 廈門探路科技有限公司是專業的強光手電筒廠家,生產經營批發產品包括強光手電,警用強光手電,軍用強光手電,特警手電筒,激光尾燈,消防應急燈,LED隧道燈等,有十二年強光手電筒生產經驗,水平行業領先,歡迎前來考察咨詢。
    • 聯系電話:

      400-6688-1192

    • 郵箱:

      Support@tanway.com.cn

    第一章 遇襲

    七月,酷熱難耐,七月流火。藍藍的天空沒有一片云彩,大地上沒有一絲風。這是一個高溫的夏天,這是雨季到來之前的悶熱?;鹄崩?干巴巴的燥熱,讓人心煩意亂。

    華夏的陸軍神狼特戰隊,正在濃密的山地叢林進行演習。正所謂冬練三九,夏練三伏。演習已經進行了五天,接近尾聲了。習慣成自然。惡劣的環境大家早已經習以為常了。

    在連綿不絕的崇山峻嶺之間,一處半山腰中,一塊平整的地面上,排列著一頂頂綠色的帳篷。這是神狼特戰隊的臨時營地。楊明是華夏,陸軍神狼特戰隊的一名新兵。

    楊明駕駛著一輛軍用卡車,行駛在崎嶇的山路上,副駕駛上坐著班長田野。車上裝的是生活物資。道路越來越難走,車速也越來越慢。突然,前方出現了幾名全副武裝的,華夏陸軍邊防軍戰士。

    這幾名陸軍邊防軍士兵,手持標配的95-1突擊步槍,身著叢林迷彩服。他們打著手勢,那意思是要搭乘楊明的汽車。

    這里不是邊防軍的巡邏路段,他們為什呢么要檢查呢?他們是那一部分的呢……

    楊明雖然是新兵,但是他是一個特種兵,是陸軍神狼的特種兵。何況還有經驗豐富的班長田野。兩個人交換了一下眼神,心有靈犀一點通。兩個人的BZ95B短步槍,子彈悄悄上堂。

    最近邊境線上連連出事,敵對分子越境滋事。上級再三強調,一定要提高警惕。就連神狼特戰隊演習都是隨身攜帶實彈的,以防不測。

    汽車在慢慢的向前行駛著,八名邊防士兵的輪廓也越來越清晰。其中一名高大的,佩戴上士軍銜的軍士長,再次舉起手臂,示意停車。

    一瞬間,只是短短的一瞬間,楊明和田野都發現了,上士的無名指上戴著一枚藍光閃閃的戒指。這是華夏所有部隊的禁忌,什么戒指,項鏈,手鐲,部隊是絕對禁止佩戴的。

    班長田野第一時間就通過GPS發出了,定位信號,并通過通訊耳機報告,"山鷹,山鷹,我們這里發現八名疑似越境分子。"

    "注意安全,直升機馬上趕到。"

    神狼特戰隊總部下達了命令。

    "楊明,沖過去。"班長田野命令道。

    楊明緊握方向盤,右腳猛的踏下油門,汽車顛簸著向前沖去,剛剛沖出去不到八十米,120度的轉彎處,路中間堆滿了樹木山石。剛才是死角,楊明和田野沒有看見。

    對方早有準備,看來對手是有備而來,掌握了楊明和田野的信息,路線。

    "嘎吱吱。"汽車發出一聲怪叫,楊明緊急踩下了剎車,由于慣性的作用,汽車橫了過來,正正當當的擋在的公路的中央。

    山石和樹木后面閃出七八名,身穿虎紋通用迷彩服的雇傭軍,西方的雇傭軍一般都是這種迷彩服。因為這是偽裝最好迷彩服。神風特戰隊的隊員太熟悉這種服裝了,無論是視頻,還是戰斗中,接觸太多次了。

    這些雇傭軍手持M16A2突擊步槍,M4A1卡賓槍,對準著卡車。前面是七八名西方雇傭軍,后面是八名亞洲雇傭兵,楊明和田野是前后受敵,被包圍了。

    時間就是生命,速度決定勝負。這是平時最基礎的訓練。班長田野在卡車橫甩過來的一瞬間,他迅猛的將一枚手雷摔到了山石樹木后面,與此同時,楊明也將一枚手雷甩出窗外,歲然沒有命中目標,但是還是遲緩了后面敵人的追擊速度。

    "趕緊下車,到山上去。"田野命令道。

    兩個人跳下卡車,快速的向叢林密布的山坡上跑去。

    兵貴神速,出其不意,楊明和田野完全做到了這兩點,否則早就被打成蜂窩煤了。也是對方大意,想抓俘虜了。結果是被田野炸死了兩個人,炸傷了一人。

    子彈嗖嗖的在楊明和田野身邊亂飛,不能再跑了,雙腿是跑不過子彈的。楊明和田野急忙各自,隱藏在一顆大樹之后,舉槍向追擊之敵射擊,延緩敵人的追擊速度。

    敵人的火力很猛,大樹被打的傷痕累累。楊明與田野交替掩護撤退。叢里林里火藥彌漫,清脆的槍聲在叢林里回蕩,嚇得鳥兒到處亂飛。

    楊明和田野所在的位置,距離神狼特戰隊的營地有五十公里,直升機很快就會趕到的。正常情況下,國產的武直10,十一分鐘就可以趕到這里??墒沁@些如狼似虎,窮兇極惡的雇傭兵,就連十分鐘的時間都不會留給楊明和田野.

    敵人的輕機槍火力,把楊明和田野壓制在一塊巨石后面,抬不起頭來。手雷已經用光了,子彈也消耗了三分之二以上。

    田野試圖改換一個隱蔽點,腿部剛剛探出巖石,咻的一槍打來,擊中了田野的小腿部。頓時血流如注。傷口爆炸處,是一個超過一元硬幣大小的洞,一看就是狙擊槍發射的子彈。威力極大。

    楊明趕緊拿出急救包,給班長包扎。田野疼得是滿頭大汗,他緊咬牙關。一看就是西方常用的巴特雷M82A2狙擊槍的杰作。

    "小楊,你先撤,我掩護。你與敵人之間有三棵樹會成為一個射擊死角,看準這棵樹,跑直線,按你的速度,折跑,虛跑都是沒有用的,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的運氣了。"

    田野說完這些話,有些氣喘吁吁。三棵樹構成一個死角,距離自己最近的一顆應該是死角。從小學到高中,包括在部隊,楊明一直都是長跑冠軍。

    大山里出生的他,從小就開始隨爺爺上山學習打獵,學習了許許多多的狩獵方法和生存之道。也練就了一身穿山越嶺的好體能,還有百步穿楊的精準槍法。

    楊明的父親、爺爺、祖祖輩輩都是獵戶出身,所以狩獵是他們的基本生活方式。也是他們必須具備的生存技能。

    子彈打的山石的石屑亂飛,落了兩個人一身。田野依舊堅持射擊,阻止敵人的靠近。敵人越來越近了,火力越來越猛了,楊明和田野陷入了危機當中。

    第二章 叢林激戰

    敵人越來越近了,已經不足六十米了。

    "楊明,你他媽的想當英雄嗎?趕緊給老子滾。"

    田野氣急敗壞的罵道。這也是情急之下的無奈之舉。平日朝夕相處的戰友,在此危難之際,怎么能丟下患難與共的兄弟??墒怯譀]有更好的辦法。猶豫葬送的是戰機和生命。

    此時的田野,就象有如神助一般,他竟然單腿站立了起來。他端起突擊步槍,拼命的掃射。

    "記得給老子報仇,滾!"

    楊明看了一眼班長田野趔趄踉蹌的背影,眼含熱淚向最近的一棵樹狂奔。班長為他贏得了寶貴的幾秒鐘,對于楊明而言,這幾秒鐘足夠了,僅僅是這幾秒鐘,他就竄出了八米開外的一棵大樹后面。

    一梭子子彈掃射過來,在一人合抱的大樹上留下了一個個大洞。好險啊,楊明死里逃生。一個點射之后,他又躍向了另一棵大樹。

    田野身中十數彈,趴在了巖石上,獻血染紅了青色的巖石。敵人分成了兩組,一組查看趴在巖石上的田野,另一組繼續追擊楊明。

    一名亞洲雇傭兵翻過田了野的尸體,他的身體下面壓著一顆手雷,這是田野的‘光榮彈’。轟的一聲巨響,兩名雇傭兵飛上了天。

    楊明聽到了這一聲爆炸,他完全明白了這是怎么回事,他下意識的一摸自己的‘光榮彈’,剛才情急之下已經拋了出去,這就是新兵與老兵的區別。

    一定要為班長報仇,楊明心里堅定著這個信念。有了信念的支持,他的腳步更快了。

    隆隆的飛機聲隱隱傳來,楊明精神一陣,援兵到來了??墒沁@些雇傭兵就跟瘋了一樣,不給他一點喘息的機會,緊緊的粘著他。

    也是難怪,十六名雇傭兵,被田野炸死四人,重傷一人,被楊明射殺兩人,現在的九個人緊緊的咬住他,那架勢,不千刀萬剮他,都難以消解他們的心頭之恨。

    遺憾的是楊明的GPS定位器,被子彈打壞了,但是也救了他一條性命。也就是說,如果不是通過槍聲的判斷,神狼特戰隊根本無法了解他的具體位置。

    楊明的身上,一共攜帶了95-1突擊步槍三十發彈夾十個,槍本身計算在內十一個,現在只剩下兩個,四個手雷全部用光,還有92是手槍及二十發彈夾(算槍內)兩個,這就是他的全部彈藥。

    敵人緊追不舍,現在每開一槍都要特別的謹慎。楊明的速度確實非常的快,敵人被甩開五十米開外,但是敵人也不是平庸之輩,緊緊的咬著他。

    神狼特戰隊副隊長王戈,率領一個小隊前來接應增援。他們發現了隊友田野的遺體,一架武裝直升機運回了特戰隊員田野的遺體。特戰小隊分成兩組,一組乘武裝直升機空中搜尋,一組地面追擊。

    楊明不時的停下來,打上一兩槍,一來是射殺阻擊敵人,一來是位戰友們指引方位。武裝直升機也按著槍聲,向著冒著青煙的地方掃射。

    楊明奔跑的路線與神狼特戰隊的營地的方向,是背道而馳的。因為神狼特戰隊的方向全是不能通過的密林,斷崖。根本無路可走。萬般無奈之下,他只能是向著邊境的方向急奔。

    后面傳來了激烈的槍聲,楊明知道是自己的戰友與敵人交上了火。他又檢查了一遍武器彈藥,突擊步槍里只剩下二十發子彈,92式手槍還沒有用,仍有兩個彈夾四十發子彈。

    殺回去,兩面夾擊敵人。心念一動,楊明剛剛離開藏身的大樹,前面射來一串子彈,大樹被射的是彈痕累累,木屑亂飛。 險之又險,前面又發現了敵人。

    這肯定是敵人的接應部隊,雖然是新兵,第一次上戰場,但是楊明還是感應到前方的濃烈危險氣息。敵人近在咫尺,從火力的密集度分析,敵人最少也有三五十人,而且配備了火箭筒,向神狼特戰隊的武裝直升機發起了攻擊。

    楊明被密集的彈雨罩住了,他以三角形機靈的在樹叢中快速的穿梭。獵人的眼睛是犀利的,一名雇傭軍正抗著火箭筒,向神狼特戰隊的武裝直升機攻擊。楊明一個點射過去,正中目標。

    神狼特戰隊的武裝直升機上的重機槍,猛烈的向下掃射,噴射著死亡,武裝直升機上投擲下的炸彈,手雷,炸得叢林里濃煙彌漫,枝杈亂飛。在武裝直升機猛烈的火力攻擊下,敵人傷亡不小,楊明的壓力減輕很多。

    轟隆隆的馬達聲,由遠而進。是敵人的三架野馬式武裝直升機。神狼特戰隊的武裝直升機,彈藥消耗嚴重,寡不敵眾,立即撤出了戰斗。神狼特戰隊的副隊長王戈當即呼叫總部,請求支援。形勢急轉直下,無論是地面還是空中,敵人都占盡優勢。

    不知不覺當中,楊明已經過了邊境線,神狼特戰隊的已經停在了邊境線上。停止了追擊。敵人嗷嗷的叫著,沖了上來,用國際語喊著繳槍不殺。

    別無選擇,只能是后撤。楊明后面的敵人已經被消滅的七七八八了,但是武裝直升機上空降的敵人已經切斷了他的退路。

    天色越來越暗了,楊明用手槍繼續抗擊著敵人,突擊步槍早就沒有子彈了,92式手槍的子彈也快打完了,這可不是電影電視劇,槍里總是有打不完的子彈。

    敵人是在故意消耗楊明的彈藥,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要抓活的。敵人距離他已經不足十米了,楊明舉起了手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

    嗷嗷

    "咻"的一聲槍響,楊明的手槍被打飛了。敵人密密麻麻的圍住了他,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他被俘虜了。被收繳了全部武器裝備,又挨了一頓拳腳,他被反綁雙手,推搡著向前走去。

    楊明回過頭來,向華夏祖國的方向眺望了最后一眼,心潮澎湃,別了祖國,別了親人,別了戰友們!

    這些西方雇傭軍押著楊明,向停在崖頂上的武裝直升機走去。直升機旁有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沖他微笑著。

    第三章 失蹤

    面前這個身穿白色西裝的中年人,讓楊明是大吃一驚,他怎么會在這里?而且看上去,精氣神非常的好,不象是俘虜。從敵人對他的態度判斷,他很象是貴賓。這是什么情況?

    這個人是鼎鼎大名的華夏軍工武器專家,王哲。楊明曾經隨隊保護過他,去沙漠做過試驗。

    "王教授,你怎么在這里?"楊明疑惑的問。

    王哲并不認識楊明,一個默默無聞的列兵,怎么會引起大教授的注意。王哲笑而不答,只是默默的審視著他。

    "報告希爾隊長,抓住華夏特種兵一名,擊斃五名,我第二小隊全部犧牲。第一小隊的漢斯隊長也被這個小子打死了。"

    一個小隊長向飛機旁邊的希爾隊長報告。

    "是個硬茬子,呆會兒讓他喂蚊子。"希爾惡狠狠的瞪著楊明。

    武裝直升機距離懸崖邊只有五米,楊明計算著時間和距離,絕不能做俘虜。

    楊明趁敵人交談之際,一個箭步向懸崖邊沖去,一頭撞在了懸崖邊上,一個正在小便的敵人身上,這是他故意的,臨死也要抓一個墊背的。

    突如其來的亡命之舉,敵人始料不及。僅僅三秒鐘,這一切就成了過去時。敵人奔到懸崖邊,并沒有向懸崖下面開槍,因為有一個他們自己的隊員被楊明撞下了懸崖。

    三架武裝直升機立即起飛,他們要搜尋到這個亡命的華夏特種兵。這是一個讓他們吃進了苦頭的華夏特種兵。

    華夏神狼特戰隊的營地,隊長武迪神情肅穆,此次運輸組遇襲,引起了遭遇戰。神狼特戰隊三名隊員受傷,五名隊員犧牲,包括優秀班長田野,新隊員楊明失蹤。

    戰場附近已經搜索兩個底朝天,楊明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分析判斷,他可能是被俘,如果是那樣,不是英雄,就是叛徒。神狼特戰隊為了預防萬一,轉移了營地,做了最壞的準備。

    神狼特戰隊隊長武迪,受到了上級狠狠的批評。雖然擊斃了雇傭軍十四名,俘虜了兩名重傷者。但是在演習的最后時刻,卻出現了如此嚴重的紕漏,這是戰術思想上的麻痹大意。

    幸虧未雨綢繆,演習中攜帶了實彈,否則后果不堪設想。即便是這樣,還是出現了特別嚴重的問題。著名軍工專家,王哲叛逃了,而且被敵人成功的接應到了國外。高層震怒。不惜一切代價,必須擊殺叛國者。這是死命令。

    武迪不敢怠慢,緊急布置了行動……

    在跳崖的一瞬間,楊明并沒有感覺到死亡的可怕。他突然想起一句話,重于泰山,輕于鴻毛。為了祖國和人民,自己應該是屬于重于泰山那種,足矣。雖然自己才剛剛十九歲,大丈夫戰死疆場,馬革尸還。唯一的遺憾就是自己還沒有結婚……

    森林的早晨空氣特別的新鮮,動物們貪婪的呼吸著濃濃的氧氣。零散的陽光穿過樹葉的空隙,撫摸著楊明的臉,樹葉上的露珠滴滴答答淌進他干裂的嘴角。

    原始森林里的動物并不怎么怕人,因為它們極少見到人。幾只不知名的小鳥在楊明身上跳來跳去。

    原始森林的早晨特別的喧鬧,鳥兒們爭先恐后的一展歌喉,好一曲森林大合唱。

    楊明睜開了沉重的雙眼,零散的陽光照在他的臉上,刺的他睜不開眼睛。動了動身體,只是有些酸疼,這不會是地獄吧?不對,地獄是不會有陽光的,也不會有鳥叫聲。

    楊明心里一喜,難到自己還沒有死?他一下子坐了起來。避開陽光,他觀察著周圍的環境。他躺在厚厚的枯葉上,身體毫發無損。他笑了,自己真的沒有死,陽光,森林,小鳥。

    活著真好,楊明興高采烈的站了起來,一陣眩暈,他扶住了樹干,一天一夜沒有吃東西了。眼前的枝杈上晃動著紅紅的山蘋果,野外訓練的時候,大家都吃過這種野果。

    順手拽過一個山蘋果,三口五口,楊明就吃光了。他一連吃下了八九個山蘋果,終于吃飽了。他接連打了幾個飽嗝。拽著藤條滑下了這三四丈高的枯葉堆,來到了地面上。

    身上什么東西也沒有了,全被那些可恨的雇傭兵搜去了。沒有武器裝備,沒有指北針怎么走出這原始森林?楊明站在一棵大樹下,思考著,通過樹的年輪和樹葉的深淺辨別方向。這是野外生存的必修常識。

    先上樹觀察一下在計劃,楊明開始攀爬面前的這棵參天大樹,這是一棵汽油桶粗細的大樹,樹的一些枝杈不知道被什么動物啃咬的非常鋒利。一不小心,就會刮破皮肉。

    小心翼翼的爬到大樹的中間,楊明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一具尸體被鋒利的樹杈穿透了腹腔,身體橫躺在兩個樹枝樹枝中間。這是被楊明撞下懸崖的雇傭兵尸體。 一起墜的崖,截然相反的命運。

    楊明爬到近前,摘下掛在樹枝上的M16A2突擊步槍,退下彈夾,滿滿的三十發子彈。西方雇傭兵身上的東西可真是豐富。十個彈夾,兩個手雷,多功能刺刀,鋼盔,防彈背心,急救包,夜視眼鏡,指北針,化妝油,水壺。

    不止這些,背包里面睡袋,防毒面具,迷彩服,戰斗靴,雨衣,微型強光手電,防風打火機,兩天的口糧,洗漱用品。這簡直就是一個小倉庫啊。楊明收起了所有的裝備,回到了地面。

    脫下自己的軍服,換上了雇傭兵的裝備,還戴上雇傭兵的手表,楊明儼然就是一個西方雇傭兵,只是身高矮了些,只有一米七八厘米。有了這些先進的裝備,如虎添翼,楊明信心十足的向北方走去,那是華夏祖國的方向。

    原始森林里是沒有路的,路是人走出來的,走得人多了,就是路。對于一個獵人出身的特種兵而言,這并不是多么艱難的事情。只要選擇正確的方向,一定會到達目的地的。

    走了整整一天的路,楊明消耗很大,他坐在一棵大樹下,喘息著。危險向他悄悄的靠近了。

    第四章 叢林遇險

    一口氣喝下半壺水,精神了許多,楊明看了一下手表,下午十七點。天黑之前必須找到宿營地,明天天黑之前就基本上能到達邊境線,晚上要好好的休息,儲存體能。在這原始森林里走路,即便是獵人出身的特種兵,也是相當耗費體力的。

    站起身來,楊明舒展了一下筋骨,三十米開外有一處高坡,適合宿營。直覺,是獵人的直覺,他猛然的一回頭,三米開外,一條五米多長的大蟒蛇,吐著芯子,瞪著兇殘的小眼睛盯著他,大蟒蛇躍躍欲撲的架勢。

    這是一條無毒的亞熱帶巨蟒,身形要比亞馬遜巨蟒小。楊明對付過毒蛇,他并不驚慌,他抽出M9多功能刺刀卡在M16A2突擊步槍口上,他有絕對的把握手刃這條巨蟒,否則直接用槍射殺是最安全有效的辦法。

    大蟒蛇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它向楊明飛撲過來,發動了迅猛的攻擊。楊明不避不讓,待蟒蛇騰空的一瞬間,蟒蛇的身體在空中失去平行力的時候,揮槍向蟒蛇砍去。

    大蟒蛇是想躲,可是身體在空中,無處可躲,眼睜睜的挨刀。噗的一聲,整個蛇頭都被鋒利的M9多功能刺刀切下。M9多功能刺刀特別鋒利,從一點五米的空中,掉在巖石上一點都不會卷刃。

    就這么簡單,楊明瞬間解決了一條大蟒蛇,晚餐是美味的烤蛇肉。

    在一處山泉溪流旁,楊明切割洗凈好蛇肉,用樹枝穿好,架在了火堆上,然后用防風打火機點燃了枯葉干枝,剩下的事情就是靜靜的等待蛇肉的成熟。

    剛才揀干樹枝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一個山洞,五六米深,是個宿營的好地方。楊明是邊吃邊烤,他將蛇肉烤成肉干,這些蛇肉足足夠他吃上四五天的了。吃飽喝足,給水壺加滿了水。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楊明打開微型強光手電,檢查了山洞,沒有發現動物的排泄物,這說明,這里沒有動物居住。拿出睡袋,抱來一些枯葉墊在底下,他鉆進了睡袋,突擊步槍放在手邊。

    洞外,野狼嗷嗷的嚎叫,也有其它不知道名的動物的叫聲。原始森林的夜晚并不安靜。

    躺在舒適的睡袋里面,楊明失眠了,倒不是動物嚎叫的驚擾,這些對于他來說,早已經習以為常了。他想起神狼特戰隊的戰友,他們一定是在焦急的尋找著自己。他想起了犧牲的好班長田野,如果沒有班長的拼死掩護,自己也早就成了烈士墓的一員啦。

    腦海里沒有別的,全是怎樣為班長報仇,多殺幾個敵人。想著想著,楊明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了。他太累了,原始森林奔波一天,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早晨五點,楊明醒了。他整理好睡袋,來到小溪旁,洗了頭和臉,又用繳獲的洗漱品涮了牙。一夜的修整,他精神飽滿。吃了幾塊蛇肉,喝足了水,灌滿了水壺,他又開始向北急行軍。

    叢林之中急行軍,是非常艱苦的。疲乏的時候,楊明就用祖傳的吸納功法,平衡自己的呼吸,非常受用,這大大節省了他的體能。

    楊明明明白白,自己之所以能夠入選千里挑一的神狼特戰隊,就是憑著自己的體能速度和百步穿楊的槍法。

    樹木越來越稀疏了,這里應該是原始森林的邊緣了,但是麻煩也隨之而來了。天空中出現了兩架武裝直升機,很顯然他們是在搜索什么。

    楊明立即隱身于一棵濃密的大樹下,武裝直升機很快向前飛去了。他急忙向前面的一片松樹林跑去。這是一片山坡樹林,攀登起來,非常吃力,楊明趕緊使用祖傳的吸納呼吸之法,真是作用奇妙,瞬間就恢復了體力。一個猛沖到了山頂。

    山頂上也是灌木叢生,然而在荊棘密布的叢林當中,卻有一條光溜溜的小路,一米多寬,一眼望去就知道是經常有人走。這是一條下山的捷徑,也是一條危險之路。

    獵人特種兵的膽量是超乎尋常的,狼蟲虎豹照樣摘心掏肺,沒有什么可以畏懼的,報仇報仇,滿腦子的報仇,為班長報仇。楊明子彈上堂,沿著小路搜索前進。

    大約走出去一公里左右,楊明聽到前方傳來了,隱隱約約的腳步聲。從小練就的聽力,是一般人比擬不了的。獵人的聽力,視力是長期練就的超人能力。

    腳步聲越來越近,楊明隱藏于樹叢中,緊密的注視二十米開外的小路。他穿的是雇傭軍的虎紋迷彩服,偽裝效果特別的好,手上是迷彩手套,臉上是化妝油圖的偽裝色。

    腳步聲進了,楊明通過M16A2突擊步槍上的瞄準鏡,觀察的更加仔細了。這是一只Y國的邊防軍巡邏隊。他們手持的是AK103式突擊步槍,這是一支十二人的班建制巡邏隊。

    巡邏隊過去十分鐘以后,楊明起身向小路深處跑去。心里高興,腳步自然快了許多,發現敵對國的邊防巡邏隊,這說明已經到了邊境線附近,就要回到祖國了,回到戰友身邊,怎么能不高興。

    又向前奔跑了兩公里,楊明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勞累,因為他在使用祖傳的吐納呼吸之法,這個功法太奇妙了。

    空中又傳來了隆隆的飛機聲,前面是一座Y國的軍營,看那規模,也就是排級駐守。

    一架武裝直升機降落在營房前面的操場上,飛機息了火,一輛油灌車開了過來為武裝直升機加油,原來是油料補充。飛機上走下來雇傭軍隊長希爾和軍工專家王哲。

    一名少尉軍官趕緊跑上前去,立正敬禮,恭恭敬敬的請希爾和王哲坐在了,早已經準備好的圓桌旁邊。桌上放著茶點,咖啡,雪茄。三個人熱烈的交談著。

    楊明隱藏于濃密的樹叢之中,他的距離與邊防軍營操場在二百米之內,看著談笑風生的王哲,做為特種兵他,王哲的言談舉止,深深的引起他的懷疑。一個著名的軍工專家,不可能是國家派出的臥底。

    一絲不祥之兆籠罩在楊明心頭。

    第五章 鋤奸

    難道王哲是叛國者?楊明不敢再想下去了。如果是那樣,決不能讓他存活,那樣對我們的國家那可是非常嚴重的損失。

    楊明仔細的觀察著軍營周邊的地形,軍營的大門口有兩名固定哨兵,三層小樓的天臺上東西方向各有一個觀察哨。軍營的西南與東北是一條砂石公路,軍營是在公路的東南方向。軍營的百米之外全是濃密的灌木叢。

    在灌木叢的遮擋下,楊明悄悄的靠近了距離軍營操場一百米左右的位置,他躲在灌木叢中,突擊步槍對準了神采飛揚的王哲。提起十二分的精氣神,利用敏銳的聽力,搜聽著王哲與希爾的談話。

    "王教授,您這次能與我們合作,非常高興。"希爾端起茶杯,頻頻向王哲舉杯。

    "能為你們這個富強民主的國家工作,我非常幸福。只是可惜為了救我,貴國犧牲了許多位士兵。"王哲搖頭嘆息,一臉的遺憾。

    "教授言重了,您一個人可以頂五個陸軍師,我們全隊犧牲都無所謂。"希爾雙手豎起了大拇指。

    兩個人開懷大笑……

    楊明再也聽不下去了,也沒有必要在聽下去了。什么都明白了,王哲是一個無恥的叛國者,必須除掉這個可恥的叛徒。計算了一下距離,至多有一百米。

    雖然M16A2突擊步槍,有效射程是三百米到八百米,但是為了穩妥起見,楊明又大膽的向前推進了二十米,盡量達到突擊步槍的最大精確度。雖然這樣會明顯的暴露目標,但是為了擊斃王哲這個叛國者,犧牲自己無所謂。

    楊明所在的位置是隔著公路的西南方向,正是軍營的大門方向,他沉穩的瞄準著王哲的腦袋,特種兵出身的他,懷疑敵人給王哲穿了防彈背心。事實上王哲真的穿了防彈背心。

    武裝直升機已經加油完畢,駕駛員已經發動了飛機,王哲和希爾站了起來,與此同時,楊明果斷的扣動了扳機,撲通一下,王哲又坐到了椅子上,向后翻仰過去。

    三顆子彈擊中了王哲的頭部,通過瞄準鏡,楊明看清楚王哲已經徹底氣絕身亡,他又快速的向希爾和武裝直升機掃射。不斷的變換位置,角度。他快速的打光了兩個彈夾。

    他看到了希爾也倒在血泊之中,武裝直升機的機身也是千瘡百孔,油箱漏油,油罐車也漏油了,在子彈摩擦力的作用下,武裝直升機和油罐車已經燃起了熊熊大火。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敵人蒙了,突如其來的襲擊,驚呆了這些散漫的邊防軍。楊明飛身躍起,向公路北面的叢林跑去,大門口和天臺上的敵人哨兵,緩過神來,開始向楊明掃射。

    子彈打得枝杈樹葉塵土亂飛,楊明何等的速度,早已經沒入叢林之中。身后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嚎叫聲。

    楊明飛快的奔跑著,他回頭看了一眼濃煙滾滾,火光沖天的敵人的軍營,他笑了,轉過身去,繼續向華夏祖國的方向跑去。

    突如其來的襲擊,驚動了Y國的軍方高層,邊境的一個排級哨所遭到了毀滅性襲擊,武裝直升機和油罐車發生了爆炸,從而引起了地下小型油庫的大爆炸。

    一個排的人,除了出去巡邏的一個班成為了幸存者,其余的無一幸免。這里還包括雇傭軍的希爾隊長和他的四名士兵,還有剛剛投誠的華夏著名軍工專家王哲。

    這極有可能是華夏特戰隊的手筆,可是搜索現場的附近,發現的卻是M16A2突擊步槍的彈殼,而且從現場的痕跡來看,好像就是一個人所為。

    一個人滅掉一個哨所,真是匪夷所思。實際上楊明自己也清楚,沒有武裝直升機的降落,沒有油罐車的加油,是不會有這么大的戰果的。這都要托王哲這個民族敗類的福。

    經過楊明的這么一折騰,邊境上的動靜鬧大了,Y國的邊防部隊整整一個團,氣勢洶洶的開到了邊境線上。雇傭軍的行動也更加瘋狂了。

    華夏軍方察覺了這一異常情況,做了相應的布置和應對。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神狼特戰隊晝夜潛伏在邊境線上,以不變應萬變。

    天黑的時候,楊明幸運的回到了華夏境內,擁抱了莊嚴的界碑,換上了自己原來的軍服,喝了幾口水,他欣喜的向前奔去。跑出去一公里以后,他聽到軍犬的叫聲。

    楊明來到了一條小路上,軍犬的叫聲越來越近,他的心情越來越激動。他迎著手電光走去。突然,一陣激烈的槍聲傳來,那是95式突擊步槍的聲音,夾雜著M16突擊步槍的聲音。

    皎潔的月光下,楊明看清了,是七八名雇傭軍在同華夏邊防軍,進行遭遇戰。敵人邊打邊撤。他們撤到了樹林里,然而這里正是楊明的藏匿地點。

    兩枚手雷投出,四五個敵人飛了出去,一梭子子彈掃過去,敵人已經沒有什么活氣的了。這幾個敵人也是夠倒霉的了。

    槍聲停了下來,邊防軍沖了上來,楊明高聲喊著"自己人,自己人。"

    核實了楊明的身份后,華夏的夜間邊防巡邏隊,把他送到了團部。然后他又輾轉的神狼特戰隊。

    終于回到了魂牽夢繞的神狼特戰隊,終于見到了朝夕相處的戰友。雖然只有兩天兩夜,但是楊明卻感覺到了兩年的漫長,離家的孩子苦啊。他被安排洗澡更衣之后,吃了一大碗清涼可口的朝鮮族冷面。全身舒暢。

    在隊長武迪的辦公室,楊明見到了新來的上尉指導員葉青。武迪是一米八三的身高,指導員葉青竟然比武迪還要略高一點。

    楊明舉手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后規規矩矩的坐在那里,他不覺偷看了幾眼葉青,美女都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葉青是模特的身材,演員的容貌,軍人的氣質。當前有一句流行話,白富美,葉青至少具備兩條,又白又美,富不富不知道。葉青播音員的聲音娓娓傳來。

    "楊明同志,組織上要對你調查。"

    手机棋牌搭建教程 安吉县| 南康市| 环江| 温州市| 麦盖提县| 婺源县| 奎屯市| 阜南县| 德钦县| 龙泉市| 紫阳县| 塔城市| 滁州市| 呼和浩特市| 朝阳市| 固镇县| 昭平县| 改则县| 武冈市| 隆德县| 全州县| 正定县| 珲春市| 登封市| 安仁县| 兖州市| 湖口县| 成安县| 枣庄市| 涪陵区| 南开区| 牡丹江市| 衡东县| 临安市| 云和县| 民丰县| 即墨市| 富平县| 万载县| 曲沃县| 综艺| http://1fh8xq.top http://so.z4ganu.top http://qq.7keeu2.top http://m.sinatcp.pw http://2ddga0.top http://www.gen8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