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廈門探路科技有限公司是專業的強光手電筒廠家,生產經營批發產品包括強光手電,警用強光手電,軍用強光手電,特警手電筒,激光尾燈,消防應急燈,LED隧道燈等,有十二年強光手電筒生產經驗,水平行業領先,歡迎前來考察咨詢。
    • 聯系電話:

      400-6688-1192

    • 郵箱:

      Support@tanway.com.cn

    在美國中部至今仍有許多未開發的神秘區域,因此也有很多關于這些地方的都市傳說,特別是北卡羅來納州的布朗山,就有詭異之光的都市傳說。

    相傳在布朗山的森林里,某些時間點的晚上,就會出現許多神秘的亮光。

    更詭異的是,許多研究者到此地探索這些光芒的來源,都未能發現任何答案,而且這片森林屬于無人區,更不會有人工來發光。

    因為布朗山的詭異光芒,這里一直以來也是許多知名科幻電影取材之地,其中著名的《X檔案》就曾來此處取景。

    有當地居民認為,這些光是過去在此地死亡的印地安人靈魂,聚集起來發出光芒,而且他們相信,這片森林與另一個世界是相通的。

    而有的人則認為,這些光芒是外星飛船在森林里降落時發出的。甚至有還有些人認為,這片森林是與冥界相通的大門,當靈魂要進出人間和冥界時,就會聚集在這里,形成一道道光芒。

    登山者遇上鬼打墻

    布朗山的都市傳說中,較有名的是當地生活數百年的切羅基族印地安人的靈魂傳說。

    在公元1200年時,切羅基族印地安人曾與其他族的印地安人發生數場大規模戰爭,當時幾乎所有男性都死于戰爭中,雖然切羅基族印地安人贏得戰爭,但整個族只剩下老弱婦孺。

    進入到20世紀后期,有幾名登山者在攀登布朗山時,發現有詭異的光芒從森林中發出,他們原以為是其他登山者發出的營火,但到了現場,卻是空無一人,甚至連生火的跡象都沒有。

    而且平常沒有人會特地的來到這片森林,因此這片森林根本不會有人工發光的情況,換句話說,這是一片非常原始的森林。

    這群登山者嚇壞了,因為在這片森林里,整個是靜悄悄,甚至連平常動物或昆蟲所發出的聲音都沒有,他們所能聽到的,只有他們自己的呼吸聲。

    其中一名有經驗的登山者直覺性地認為,再繼續待下去,他們就會有生命危險,于是帶著其他登山隊員,一起離開這片森林。

    他們走了許久后,發現似乎在原地打轉,繞不出去。

    其中一名隊員拿出指南針,想要找到回去的路,但卻發現指南針卻不停地打轉,根本無法使用——完全就是在里面遭到了鬼打墻。

    由于是在深夜,天空又沒有月光,他們只能靠手電筒打出微弱的光,找尋出路。

    這名有經驗的登山者只能靠著平常的經驗與本能,在手電筒的電力用盡前,帶領這群登山者走出這片森林登山口。

    這名登山老手發現,他們看起來似乎一直在原地打轉,但其實是有在前進,詭異的是,四周看起來都差不多,例如一小時前,見到一個有刻痕的樹木,一小時后,他們再次見到這根樹木。地點看似一樣,依這名登山老手的直覺來看,他們到了這片森林的另一處。

    幸運的是,天空突然放晴,登山老手靠著天上的星星方向,終于帶著所有人走出了森林。不過這群登山者并未全員逃出來,其中就無故少了兩名隊員,而他們在精疲力盡和飽受驚嚇之中,無心再回去找這兩人。

    等到天亮時,他們向當地警方求助,雖然警方派大批人馬搜索,但仍找不到這失蹤的兩人。

    因為這群登山者所遭遇的靈異事件,再加上過去布朗山一直以來盛傳的恐怖傳說,這里也吸引來了大批的探靈團體。

    探靈團體的恐怖遭遇

    在大批進入布朗山的探靈團體中,其中有一個探靈團體所遭遇的事件,更是異常的恐怖與無法解釋....

    2013年9月美國著名的靈異事件打假專家Joe Nickell(喬·尼克爾)與他的兩名助手Steve(史蒂芬)與Johnny(約翰尼),一起到了北卡羅來納州的布朗山。

    在登山前,他們住在山腳下的一個住著一群切羅基族印地安人的小鎮。他們在小鎮高薪招募帶著他們登上布朗山的向導,但詭異的是,并沒有半個人前來應征。

    為了能夠順利解開布朗山之謎,喬·尼克爾將招募報酬提高三倍,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豐厚的獎金,果然引來了兩位切羅基族的青年,他們分別是Oahu(歐虎)與Inca(印卡)。

    歐虎是一位25歲的青年,年輕力壯,曾進入過布朗山數次,雖未曾見過任何不尋常的現象,但他聽過太多的傳說了,也很想上去一探究竟。

    印卡則是另一位20歲的青年,雖然沒有進入布朗山的經驗,但北卡羅來納州的山,他幾乎都走遍了,甚至也登上過其它州的高山,對于登山,可說是非常有經驗。

    由于切羅基族白天會派人看守布朗山的入口,勸阻游客上山,以免發生危險。到了晚上,這些看守員就會回家,因為越接近夜晚,布朗山就越危險。

    喬·尼克爾在成功招募到歐虎、印卡兩位切羅基族人后,與他的兩名助手約翰尼、史蒂芬共五人,趁著看守員在凌晨離開時,開始他們的布朗山探索之旅。

    艱難的探險之路

    布朗山是有一條公路可以到半山處,但離發光的地點仍有一段很長的路程,需要下到一個山谷,再從另一邊上去,路程很難在一天之內走完。也因此,他們一行人需要帶著許多戶外裝備才能夠順利地走到發光處。

    夜晚天空的云層很厚,看不到任何星光,整條山路非常漆黑,已近乎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他們僅能靠著手電筒的光線,照著山道,一步步地緩慢往前走。

    歐虎因為上山過多次,所以他很熟練地帶著大家上山,但由于喬·尼克爾與約翰尼、史蒂芬三人不常運動,所以體力也非常有限,導致了他們一行人行進得比較緩慢。

    一路上,一行人聽見許多奇怪的聲音,有些像是嬰兒的哭泣聲,有些則像女人的慘叫聲,歐虎對他們說:“大部份的聲音,都是動物發出來的叫聲,并不需要太過擔心?!?/p>

    歐虎走在隊伍的最前方,喬·尼克爾排第二,接著是約翰尼與史蒂芬,最后是印卡。

    眾人在走了約兩小時后,喬·尼克爾與助手終于體力不支了,于是歐虎停下腳步,讓他們卸下裝備,暫時坐在路邊休息,印卡則先走到前面探一下路況。

    歐虎對他們說:“前方就是這座山的頂點,接著就是要走進山谷,往下走到底后,再從對面的山腳爬上去?!?/p>

    “我們要再走多久,才可以走到谷底?”喬·尼克爾問。

    “依照我們的速度,天亮才有可能到谷底?!睔W虎回答:“如果你們體力還很充足,我們將會在明天天黑前到達發光處,或是在附近扎營?!?/p>

    發現詭異之光

    就在歐虎與喬·尼克爾交流時,印卡急忙地跑了回來,對著眾人說:“對面的山有情況!似乎是傳說中的光芒?!?/p>

    喬·尼克爾與助手聽了印卡的話后,顧不得疲憊的身體,立即起身繼續趕路。歐虎見這三人不顧一切地繼續走,于是吩咐印卡收拾一下裝備,他尾隨著喬·尼克爾等人,一起到山頂上去。

    當他們一行人到達山頂后,果然見到對山的森林中,發出一閃一閃的詭異亮光。

    喬·尼克爾是一名靈異打假專家,他在看到這些亮光后,盡管周圍并沒有能夠反光的來源,但他仍認為,這一切只是造謠而已,這些亮光并不是什么靈異現象,絕對可以找到證據來證明這是飛機或其它可以發出光源的交通工具的反光。

    不過他的助手約翰尼并不這么認為,因為約翰尼是名生物學家,他對于叢林的情況很清楚,假如只是一般的反光,那么一定可以清楚地見到光的源頭,但在目前的環境下,連星光都見不到,怎么可能會有反光的情況發生。所以他認為對山的亮光,必定是由不尋常的發光體所發出。

    歐虎此時則是心情激動,全身顫抖地喃喃自語著:“我終于等到了!我終于等到了!這次我可以找到兄弟了!”

    就在眾人為森林發出的光芒,懷著不同的期待時,史蒂芬突然對著眾人說:“你們先等等,這里的情況有些奇怪?!?/p>

    “怎么了?”喬·尼克爾問著。

    “你們仔細聽四周的聲音?!笔返俜业吐暤卣f:“剛剛還有一些野獸的叫聲,但自從我們上到這邊來了后,卻是出奇地死寂?!?/p>

    眾人摒住氣息,仔細一聽,四周的確沒有任何聲音——不要說野獸或昆蟲,連風聲都沒有,就像是進入了真空狀態!這時約翰尼突然喊了一句:“印卡呢?!他怎么沒有跟過來?!?/p>

    “是我叫他幫我們收拾裝備?!睔W虎回答:“因為你們不顧一切的趕路,把那些裝備遺留在剛才休息的地方,所以我請他幫忙帶上來,不過時間好像有點久...”

    “會不會出事了?”約翰尼問:“我們回去看看吧?!?/p>

    “好?!睔W虎點點頭,四人一起折返回先前的休息點。

    到了休息點,四人突然呆住——只見裝備完整地留在原地,但印卡卻人間蒸發。

    “該死的,這小子不會跑了吧?”史蒂芬罵著。

    “不會的?!睔W虎說道:“即使有生命危險,切羅基族人都不會臨陣脫逃?!?/p>

    “那他會去哪里?”約翰尼問道。

    “我不知道,我去附近找找看。直到我回來前,你們三人先在這里待著,不要亂跑,以免發生危險?!睔W虎說完,拿起手電筒,徑自往樹林里走去,只留下錯愕的三人...

    發現詭異的剝皮者

    歐虎離開喬·尼克爾等人后,獨自一人走進了樹林里去尋找印卡。因為這里只有一條路可以上下山,還有一條隱藏的道路在樹林里,另一邊則是懸崖。

    除了懸崖,印卡不可能獨自離開他們走下山,這違背切羅基族人的傳統,加上從山頂下來一路上也沒有見到印卡,所以唯一有可能的去處,就是樹林里的隱藏道路。

    由于已是凌晨時分,四周伸手不見五指,歐虎只得一邊小心翼翼地走,一邊不時地拿手電筒照著路面,看看是否能夠找到印卡遺留下來的足跡。

    當他走了約20分鐘,便懷疑印卡是否會走這么遠,又怕喬·尼克爾三人會有危險,于是他打算放棄尋找,開始準備原路返回。然而就在此時,一個詭異的聲音從他的身后傳了出來。

    歐虎雖然經驗豐富,但面對未知的事物也不免開始慌張,他力求鎮定,因為他一旦回不去,喬·尼克爾他們都會處于極度危險之中。

    歐虎在返回的路上只走了一小段,發現手電筒照著的地面,出現了一些神秘的腳印。他仔細地看了一下地面的腳印,覺得非常詭異,這些腳印像是狼留下來的,但卻都是只有雙足,而不是四足!

    當歐虎還在詫異的時候,后面突然出現一個人將他抱住,往旁邊的草叢里拉去。

    他正要叫喊時,這人捂住他的嘴,不讓他出聲,同時也將他手中的手電筒關掉。就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突然感覺到有一個高大的物體從他的身后走過。

    歐虎是個反應很快的人,很快就意識到他應該是陷入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就算那人不捂著他嘴巴,他都不敢大口呼吸。

    雖然他背對著這物體,但仍感到這個物體在他身后的草叢亂翻著,看起來是想要找什么東西。這物體找了一陣子后,似乎沒有找到他想要的東西,于是慢慢地遠離了他們。

    “好了?!边@人對他說:“沒事了?!?/p>

    歐虎聽到這人說話后,突然抱住他:“印卡,你沒事,真的太好了。剛剛你去哪里了,我們以為你出事了?!?/p>

    “我的確是遇到一些事,我們先離開這里,沿路我再跟你解釋?!庇】ù蜷_手電筒,跟著歐虎一起走回到小道上,往喬·尼克爾的方向走去。

    “剛剛那個物體是什么?”歐虎問他:“雖然我沒見到,但感覺非常高大,像是熊之類的,可卻比熊的動作靈活輕巧?!?/p>

    “那就是傳說中的Skinwalker(剝皮者)?!庇】ɑ卮穑骸拔覜]想到會在這里見到,我以為它是傳說中的生物?!?/p>

    “原來真的有Skinwalker?!睔W虎嘆了口氣:“這座山被列為禁地不是沒道理的,事實上,過去我多次偷爬時,雖然沒有見到靈異現象,但卻也見到疑似Skinwalker的生物,只是距離很遠。當時我以為我眼花了,但今天卻真的遇上了?!?/p>

    “是的,我當時收拾好裝備,準備要尾隨你們上山時,Skinwalker卻出現了?!?/p>

    Inca說道:“當Skinwalker見到我時,毫不遲緩地向我沖了過來。假如我往山上跑,我們所有人都會葬身在它手下;而如往山下跑,他很快地會追上我,于我當下決定往樹林里跑,因為樹林里的草叢可以避開它?!?/p>

    “原來如此?!睔W虎點點頭:“幸好你沒有事!事不宜遲,我們趕快回去與喬·尼克爾他們會合吧?!?/p>

    當歐虎、印卡與喬·尼克爾等人會合后,為了避免受到Skinwalker的襲擊,他們一行人加快了腳步,趕到山谷底。

    而這時天色也漸漸亮了,山谷底有條溪流,他們在溪流旁稍作休息后,開始跨越溪流往布朗山最神秘的發光處行進。

    在天氣良好的情況下,他們加快行進速度。歐虎估計,假如一切順利,大約六小時左右小時,就可以到達目的地,但還有不確定因素存在,因為他們在經歷過昨晚的事件后,又加上一整晚都在趕路,在這種疲累不堪的情況下,能否在傍晚前到達目的地,仍是個未知數。

    然而就在此時,登山經驗豐富的印卡,經過一番分析后,開始勸說大家往回走:“我建議我們放棄此次行程,因為經過昨晚的事件后,大家都累了,這對登山者來說,最需要的就是體力。再說,我們縱使有體力走到布朗山的發光處,可能也沒有體力走回去了,這個風險太高了!”

    “我不同意!”喬·尼克爾拒絕印卡的提議:“我們好不容易來到了這里,又很難得遇到布朗山發出的光芒?,F在只是遇到了些事,耗了些時間與體力而已,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回頭的?!?/p>

    約翰尼和史蒂芬雖然只是個助手,但他們也是為了探索布朗山的秘密而來,所以他們也不同意回去,要繼續走下去。

    歐虎也跟著說:“我與喬·尼克爾他們的想法一樣,我來這么多次,終于遇到布朗山發光的時刻,這次終于有機會解開我兄弟為何失蹤之謎,無論如何我都會堅持下去?!?/p>

    “我知道你們遇到了千載難逢的機會,但是依照我們現有狀況,就算都是登山老手,都不一定有機會全身而退。再走下去的風險非常的高,沒必要冒這生命危險”印卡繼續勸說。

    雖然印卡苦心勸告,但沒有人聽從他的意見。在沒辦法的情況下,印卡只好對所有人說:“這樣吧!我們還是繼續往前進,雖然我們的糧食充足,但一旦遇到危險的情況,我們立即撤離?!?/p>

    喬·尼克爾等人勉強同意了印卡的意見,于是所有人再繼續往前走。雖然大家都感到非常的疲累,但一想到可以找出布朗山的秘密時,似乎這些疲累都被拋在了腦后。

    在歐虎的帶領下,終于在日落前,他們一行人趕到了目的地,此時所有人也持續走了超過半天的時間,體力透支殆盡,于是便在附近扎營休息。印卡與約翰尼、史蒂芬住同一個帳蓬,歐虎則與喬·尼克爾住另一個帳蓬。

    在扎營完畢后,印卡突然對著大家說:“各位,我一直忘記對你們說,當光芒出現時,你們要非常注意,因為有些可能會使人出現幻覺?!?/p>

    “印卡說得沒錯?!睔W虎接著說:“族里的長老不斷地告誡我們,布朗山其實最致命的不是這些光,而是這些光讓人產生出來的幻覺。假如你們見到或聽到任何怪異的事物或聲音,千萬不要隨意離開帳蓬或是這個營地?!?/p>

    印卡與歐虎在警告完喬·尼克爾等三人后,他們兩人聯手將帶來的麻繩,在帳蓬四周圍了一圈。

    史蒂芬好奇地問他們做這件事的目地是什么,印卡回答:“這是我們切羅基族的一個避邪方式,主要目的是為了防止邪靈靠近我們?!?/p>

    喬·尼克爾還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他認為根本不會發生什么事,他有信心會很順利地解開布朗山之光的謎。當一切就緒后,夜晚也開始到來了,除了印卡外,其他四人都很期待光芒再度出現。不過這個期待,也成了他們一生的噩夢...

    由于喬·尼克爾一行人非常疲累,在搭完帳蓬后,他們很快地就入睡了。

    詭異之光再次出現

    到了半夜,喬·尼克爾突然被一陣吵雜的聲音驚醒。他睜開眼睛,馬上就被帳蓬外的強光刺到又閉了起來。

    盡管隔著一層很厚的帳蓬,但光線實在太強,直接透過帳蓬布,將整個帳蓬照得如白天一樣光亮。他試圖再睜開眼睛,并爬到歐虎的睡袋旁,想要叫歐虎起來。

    然而,他摸到歐虎的睡袋時,卻發現已是空無一人,這讓他開始感到恐慌。

    喬·尼克爾全身無法動彈下,開始試著喊出聲音來。不過任憑他怎么喊,聲音怎么也發不出來。

    雖然他是坐在睡袋上,但情況猶如鬼壓床一般,意識很清楚,只是全身無法動彈。他眼睜睜地看著帳蓬外的影子移動著,已無法分辨到底是人,還是其它未知的生物。

    此時,一個影子靠近帳蓬,伸出似乎是手的長肢,戳了戳帳蓬布,接著就開始推著帳蓬布。幸好歐虎將固定帳蓬的釘子打得很深,這影子試推了幾次,帳蓬仍不動如山。

    喬·尼克爾這時背后的冷汗直流,因為他透過帳蓬布,隱約地看到帳蓬外的影子形狀——并不是人類的外形。他自從事揭發許多假靈異事件以來,就這一次讓他感到異常的恐懼。

    只見這個影子不斷嘗試著要推倒帳蓬,喬·尼克爾又無法動彈,只要帳蓬一倒,他可能就有生命危險。

    此時又出現另一個影子來推帳蓬,接著過沒多久,又來幾個影子同時推帳蓬。在越來越多的影子推動下,帳蓬已開始出現不穩的狀態,看起來隨時都會倒掉。

    就在危急時刻,突然帳蓬的拉鏈被打開,喬·尼克爾見到一個人跑了進來,拉起他的手就往外跑。

    詭異的是,原本他無法動彈,但這人一碰到他,馬上就可以站起來了。只是他還弄不清楚狀況時,只聽見那人大喊著:“你快跟著我跑,記住不要往回頭看?!?/p>

    此時他也顧不了許多,有人帶著他跑,他就只有緊緊跟著這人,只是因為光線太強,他幾乎是半閉著眼睛在跑。

    喬·尼克爾雖然看不到,但人在最緊急時,腎上腺素激增,所有感官都會變得非常敏銳,也因此他感覺到四周圍站滿了影子,而他似乎穿過許多影子,往光的來源處跑去。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他身后喊著他的名字:“喬·尼克爾,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趕快回頭,有人會帶你離開?!?/p>

    他聽到這聲音后,突然呆住,這是他最愛的母親的聲音,但他母親已在數年前去世了。他不自覺地轉回頭看時,突然有另一個人抓住他的手,用力地把他拉離第一個人,往回頭方向跑。

    由于背著光源,他總算可以張開眼睛一會兒,只見到歐虎一邊拉著他,一邊大喊著:“你先跟著我,不要回頭,待我們跑到安全點后,我再跟你解釋?!?/p>

    他這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腦子混亂不已。在沒有其它的選擇下,他只好相信歐虎,一直緊跟在他后面,頭也不回地狂奔著...

    喬·尼克爾緊跟著歐虎不顧一切的地往山下跑,幸運的是山路并沒有太多樹根,加上又沒下雨,所以整條山路都是非常的順暢,他們很快的便達到了山下。

    當兩人到了谷底的溪邊時,歐虎見到有個小山洞,急忙拉著喬·尼克爾一起躲了進去。

    他們在小山洞里喘了幾口氣,平復心情后,喬·尼克爾忍不住地問:“剛才到底發生什么事?其他人呢?”

    “其他人恐怕回不來了...”歐虎皺著眉頭說:“我睡到一半時,突然被一陣吵雜聲給驚醒,接著我就見到有人在推我們的帳蓬,似乎想要闖進來。當我快速地走出帳蓬后,卻見不到半個人?!?/p>

    喬·尼克爾瞪大了眼睛:“什么?!這跟我碰到的完全一樣!”

    “沒多久,有個人突然跑過來拉著我的手,叫我跟他一起走?!睔W虎的聲音開始有些哽咽:“我的腳步不自覺地跟著那個人往光源的方向走去,但就在走到一半,我突然聽見我兄弟的聲音。他在喊著我的名字,叫我不要往前走,趕快回頭?!?/p>

    “這...跟我的情況一樣!”喬·尼克爾驚呼了一聲:“我也是聽到我媽媽的聲音,但她死了很多年,只是我們感情非常好,我當時非常傷心,到現在還是想念她?!?/p>

    “難道說…”歐虎開始哭了起來:“我兄弟早已經死了嗎?”

    “恐怕是的?!眴獭つ峥藸柊参克骸拔蚁肴绻皇俏覀冏類鄣娜私凶∥覀?,現在我們應該會和印卡、約翰尼還有史蒂芬一起到另一個世界,再也回不來了...”

    這時歐虎與喬·尼克爾整理一下低落的心情后,決定躲在這小山洞里,等到第二天的天亮再出來。

    然而,他們在躲起來時,卻聽到恐怖的哀嚎聲響徹整個山谷。為了防止那些神秘物體找到他們,歐虎立即將隨身攜帶的不透明帆布,展開來擋在洞口。

    就在他擋起來時,喬·尼克爾驚叫了一聲:“快看!帆布出現了異狀!”

    歐虎急忙地看著帆布,只見帆布似乎被這些物體戳著,就像是用手戳著塑料袋一樣。喬·尼克爾趕緊上去,他們死命地壓著帆布,盡力阻擋著,生怕外面那些恐怖的物體會闖進來。

    “奇怪,剛怎么沒有見到它們?!睔W虎感到納悶:“按理說,我們應該會見到它們在追我們,但我卻什么都沒見到?!?/p>

    “我想會不會是因為帆布,它們的形體才會出現?!眴獭つ峥藸柦忉屩骸皠倓偽以趲づ畹臅r候,也是遇到同樣的狀況?!?/p>

    “不要想那么多了...”歐虎說:“我實在沒有勇氣打開帆布看,到底外面是什么東西?!?/p>

    就這樣他們擋了幾個小時后,不自覺地累到睡著了。第二天,他們被照射進山洞的陽光亮醒。歐虎走出山洞,探了一下外面的狀況后,回到洞里,帶著喬·尼克爾一起往小鎮的方向走去,離開布朗山。

    由于印卡、約翰尼、史蒂芬同時失蹤,當地警方與切羅基族的一些年輕人,趁著白天,上山搜索,但卻一無所獲。這三人就如同其他過去上布朗山的人一樣,徹底地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有人認為,喬·尼克爾已經揭穿布朗山詭異之光的秘密,但他本身卻認為布朗山的詭異之光,是超自然力量使然。

    而那些聲稱見到這些光的人,卻平安歸來,甚至傳說得天花亂墜,這些人并沒有真正接觸到布朗山的光,只是看到一些其它交通工具所發出的光的反射。

    真正經歷過的人,才會明白布朗山之光的神秘與恐怖。這次經歷也讓喬·尼克爾更加敬畏大自然,并放棄了他一直所從事的靈異打假事業...

    詭哥要給大家發福利啦!

    置頂星標截圖從后臺發給我,我每天會抽一位幸運的小伙伴,送上我為你精心挑選的小禮物!

    中獎我會主動聯系你,記得及時回復消息喲!中獎粉絲名單和領取方式將公布在第二天頭條文章留言下!

    手机棋牌搭建教程 商丘市| 颍上县| 长治县| 剑阁县| 乌审旗| 天水市| 扎兰屯市| 宝丰县| 平邑县| 大丰市| 清水县| 德惠市| 乌拉特中旗| 宁远县| 涟源市| 巩义市| 饶平县| 麻阳| 永寿县| 济宁市| 罗甸县| 常熟市| 稷山县| 墨脱县| 东乌珠穆沁旗| 乌什县| 赞皇县| 深州市| 开封县| 鸡东县| 武乡县| 洪湖市| 东兴市| 吐鲁番市| 甘孜县| 望都县| 新田县| 蚌埠市| 常州市| 武邑县| 涿鹿县| http://m.sina1xl.pw http://tv.cjs525.top http://www.ablemedicine6.cn http://wap.sinaw46h.pw http://www.lsjfe8.pw http://www.kuaisan2h.cn